下午李掌柜就过来了,显得很高兴的样,“兰子,来活了,县长大人的活你知道了吧。”

“李叔来了,快屋里坐,小玉倒水。”巧兰赶紧笑容满面的把人让进院子。

“东西不大小炕屏,选中了你画的那副瀑布图,说好得很,大人赞了你的画呢。”李掌柜喝口水后十分高兴地说着。

“昨儿虎子哥跟我说夫人想要给她父亲送个过寿的礼物,虎子哥看我那副画还行,就说让大人给提个词呢。没成想还真愿意用了。”巧兰也觉得很荣幸,这是人家对自己的认可。

“我看了画确实不错,银子给的也利索,全给了,一千五百两。”李掌柜很得意的伸出手掌比划着。

“咋这么多啊,以前不是这个价啊。”巧兰也吓了一跳。

“你的东西早就涨价了,那都啥年月的事了,你的东西太后都赞了好,那还不涨价啊,往京城里送卖出去是二千两小图,大图是按黄金算的,还得排号呢不是谁都有脸面过来订的,丫头,你的行情起来了。公主的要求是量少而精,不在乎多但每幅作品要做精品。”李掌柜开心的滔滔不绝的说着。

“哦,我还不知道这些事呢,那我不能一个人得了,这一千五百两,李叔也得拿一份,您没少给我受累。”巧兰也没忘了李掌柜的恩德,没有他从中穿针引线的介绍,也没有巧兰今日。

“这丫头,不用管我,大人赏了我二十两银子,绣铺年底还要给我红封,这单也有我的抽成,这是你的那份,你别惦记我了,少不了我的,好孩子。”李掌柜笑呵呵的说道,这话听在耳里都觉得很舒心。

“那我就放心了,叔有啥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。”巧兰笑眯眯的应道。

“那是当然,我不会跟你客气的。钱让你家虎子给你带回来,时间是年底之前,他父亲是年头开春的生日,时间绰绰有余,你慢慢绣。”李掌柜交代了事项和要求。

“行,时间够用没问题。”巧兰一听顿时笑了,时间充裕她就能慢慢绣,弄好一些,太着急就得赶工,必然质量要下降的。

白皙阳光美少女度假旅拍图片

“成,那我走了,画你家虎子拿着呢,就那副画照着绣就成。针我也给你带过来了,弄好了,特意找人定做的,一会让伙计给你送过来。”李掌柜的笑呵呵的起身。

“叔,再坐一会吧,中午在家吃的了。”

“不了,你嫂子给我送饭呢,我定了烧鹅犒赏底下的伙计们一起吃呢。”李掌柜拍拍衣服挥挥手走人了。

“李叔慢走啊。”巧兰亲自把人送出门目送他离开。

“小姐来活了,我给你打下手。”玲玉赶紧过来问道。

“嗯,就是我画的那副画,你把相关颜色的线都找出来,劈好我要用。”巧兰交代了一声。

“成,我明白了。”玲玉点点头,去找线了。

没一会一个伙计敲门,拎了小背篓进来,里面是巧兰定做的毫毛针,是整套的套在专门的布包里一卷。

“成,都没错,谢谢你小哥,这个给你。”玲玉验了货没差错,打赏了十几个铜板给小哥。

“谢谢。”小伙计腼腆的笑了笑高兴地跑掉了。

“小姐,针送来了,还挺细的呢,您看看满意不?”玲玉把针拿出来给她看。

巧兰对着阳光仔细看了又看,终于露出笑容来,“就是这种型号的,太好了,终于搞到了。”有了这样的针才能发挥到极致。

“那我们什么时候准备绣?料子也送过来了,正经的雪锻,好料子一点瑕疵都没有,我都检查过了。”玲玉跟着巧兰也学了不少东西,收进来的货都要验过,再好的关系也不行,也要仔细看一遍,不然坏一道丝都是要赔的,这种金贵料子十分昂贵。

“嗯,做得好,等我明日把画画上去就可以绣了,不着急全都准备妥当了才能开始。”巧兰不急不缓的模样。

中午传虎让同僚给送了米粉过来,巧兰和玲玉吃的麻辣粉就着油塔子吃了一顿。许叔给刘老爹和安子送了饭菜。

“兰子,我回来了。”下午传虎早早回来了。

“回来了,累不累,小玉端水倒茶。”巧兰微笑着张罗着传虎。

“不累,今儿没干啥活,就是陪大人去了相爷家里吃酒,相爷也看了你的画赞了你长进了。我把东西也给了管家交给李小姐了。银子我换成银票给你拿回来了,画也在褡裢里卷着呢。”传虎洗了手交代着,换了身常服。

“好,小玉把东西收起来,记上一笔。”巧兰叮嘱玲玉要写进账出账,心里好有数。

“放心吧,忘不了。”玲玉小心的将画筒去了出来,把银票收进匣子里。

“明儿就开始绣花了吧?”传虎问道。

“嗯,我订的针也到了。”巧兰给传虎看自己定做的针。

“呦!够细的啊,这跟我们的暗器毫毛针不差什么了,这么细得多费劲啊。”传虎比划着看了一下。

“要的就是这个精细劲,不然我凭啥一幅图卖一千五百两呢,挣的就是这份心血钱。”巧兰淡淡的笑了笑。

“可真是……。”传虎砸吧嘴也点点头,有点心疼却也不能阻止,毕竟他明白巧兰喜欢这个。

“时间还充裕,你悠着点干别累着了。”

“没事,小图而已不算事。”巧兰笑了笑。

来活了就得要干活了,巧兰趁着下午还没日落把画描在料子上,线全都劈出来做好准备。

第二日就开始准备动手了,用的是新针,打算试试手感。

刚绣了两针而已,就听许嫂进来说道:“小姐,马玉来了,我说了您忙着要干活,非要进来看看你。”许嫂无奈的站在那里,没见过这么听不懂话的人,都说了忙得很接了活了,还要往里进。

“来者是客,那就请进院子吧,小玉去大院倒茶去,别让进来,也别让人碰我的东西,弄坏一点都要赔的,得罪了县太爷可是了不得,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,懂么?”巧兰再次提醒玲玉,对这一点她想特别谨慎,轻易不让人进绣花的屋子。

“我明白,您放心吧。”玲玉知道轻重,跟在后面把门上了铜锁,不让进了。

“巧兰姐,我来看看你,听说你忙着要不然我给你打下手吧,我绣花也还可以,打个下手还是可以的。”马玉站在院子里俏生生的样。

“那用你给我帮忙呢,小玉就可以了,小活不用你受累,快坐吧,小玉倒茶来。”巧兰浅浅的笑着没有接她的话,心说你乐意给我干活,我还看不上呢,你以为是个人来了就能给我帮忙啊,给我打下手的都得是中级绣娘技工呢。红点视频流氓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