眼睁睁地看着族人,在慈航斋寸功未建便憋屈陨落,赢四想吐血。

坊市发生的一切,他不相信卢悦不知,甚至怀疑,她就在那个地方,慢慢等着他们的笑话,就像当初,她用神秘人,吊得几位长老,把性命身家全都送上一般。

只不过这一次,她是以己身为饵。

她把他们全都吊在这慈航斋,让三千城避开风口浪尖,让仙盟某些天下闻名,可这世上真正吃过的,却少之又少。

慈航斋还弄个人在这里守着,显然它有些独特之处。

后门这东西,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,现在正值明光之会,如果大家都用人情,给谁?不给谁?

九命忙点头,朝笑话他的泡泡做了个鬼脸。

这些东西,他当年与母亲住三门滩的时候,从没遇到过,不知道最正常不过了。

轰隆隆!

蓄势已久的大雨,在他们做好一切准备的时候,应势而下。

细细柔柔的沙子,踩到上面有些痒,又有些莫名的舒服,卢悦轻轻笑了,她都快不记得,自己上次赤着脚是什么时候了。

现在突然这样把衣摆什么的全拢着,淋雨等抓鱼,好笑之余,又有种特别的欺待。

清纯嫩白美女格子裙写真阳光下好明媚

哗哗哗……

雨声很大,泡泡和九命在到处找地下泉眼。

卢悦看不见,不过她的触感现在却异常灵敏,脚下软软温温,好像是什么东西涌上来了。

“水!泡泡快看,水上来了。”

九命也很快发现,落水涧的水被天上的雨一引,不知从哪涌来,很快便淹到了他们的脚脖子。

泡泡也看到了,掬起一捧水深为惊奇,“它们从哪来的?还是这里就是一个大泉眼?被沙阻住了,所以我们看不见?”

卢悦弯下腰,把手脚全插进沙里,细细感应,“泡泡,可能真让你说着了。”

“那鱼从哪来?钻沙而来吗?”

九命学着她,扒开细沙,“我娘说,这里的沙好厚好厚,当年她就喜欢一边捉鱼,一边把自己埋在沙里。”

“噗!哈哈哈……”

泡泡一下跳过去,把他扑倒在水里,“厚吗?那我们就用你的个子,量量这里的沙到底有多深吧!”

“用你!”

“用你!”

两人在水中嬉闹,谁也无法按下谁的时候,看到卢悦在旁笑,一齐朝她扑过去。

“卢悦,你让我们量量,这沙有多深吧!”

卢悦没站稳,被他们按坐在水中,一手一个,把他们拎住,“量可以,不过我个子这么高,万一大材小用呢,最好的办法,我们先从小个子起。”

“对对对!”九命忙支持,反正他比泡泡高出一个脑袋。

“你们欺负人。”

可是泡泡的反抗已经没用,卢悦和九命一边扒沙,一边把他拄下按。

“哈哈!痒痒痒!”

泡泡的脚心被细沙顶着,越按越笑不可抑,“呀呀呀,我的脖子,呀呀呀,我的嘴巴,一会就要淹了,淹了淹了……”

据说落水涧不管外面怎么下,水深都不会超过半米。

对他们修仙之人来说,根本就不叫事。

没一会,泡泡就用事实告诉卢悦和九命,沙很深,反正快把他埋了,都没落到底,“哇哇哇,果然好舒服,沙在流动呢。”他仰着小脸,在水中嘟囔,“卢悦,九命,你们也进沙里埋埋吧,好舒服的。”

“真的?”九命跃跃欲试。

“不骗人。”泡泡笑咪咪,这里的沙确实跟他最开始想的不一样,没有一点压迫感不说,细细软软温温,在流动中,好像按摩身体的每一个毛孔,舒服极了。

“卢悦,你是不是也感觉到了,把外面的大法衣脱了,快进来吧!”

泡泡一边说,一边把自己的小法衣脱了,只余里面的小褂子。

卢悦的脚确实感觉到了,闻言忍不住意动,解决掉外面的法衣,她慢慢把自己往沙下按。

流动的沙,好像变成了温泉水,却又不像在水中那样有自然浮力。

没有憋屈感,也没有压迫感,流动的细沙,似乎变成了少时嬉水时,围来的小游鱼,它们围在她的身边,好像要跟她一起嬉戏。

卢悦的嘴巴忍不住咧了咧。

“怪不得慈航斋要看着呢。”

泡泡舒服地叹口气,“卢悦,你干脆在这里躺着,晚上再回去写吧!”他看到她有时揉脖子和手腕了,希望她能在这里放松放松。

“好主意!”

难得有这么舒服的地方,难得开了后门,卢悦从善如流,“不过我休息可以,你们两个的鱼,还是要抓的。”

泡泡:“……”

九命:“……”

他们现在躺得正舒服,可是鱼在哪呢?

“没看到鱼。”

二小异口同声。

“那就是你们的事了。”卢悦闭上眼睛享受,“反正我晚上要吃十八烧。”吃不掉的问题,不在她的计划内,大不了一边吃,一边用灵力炼化。

泡泡和九命认命,在沙中慢慢移动,先往拐角去,看看那里,是不是藏了他们看不见的听雨鱼。

外呼吸转内呼吸,卢悦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在隆隆的雷声中睡着的,反正在沙中全身心的放松,特别的舒服。

落水涧的水位一直没涨,泡泡和九命在一半沙,一半水中游动,努力寻找传说中的听雨鱼。

“听雨听雨,是不是我们闹的动静,让听雨鱼听到了,所以它们蒇着?”忙了好半天,一条鱼没碰着,九命不能不怀疑。

“不对!”

泡泡看了一眼睡着的某人,他们两个因为卢悦睡着了,都很小心了。

他想了好一会,把怀疑的目光投给九命,“你不是猫吗?猫吃鱼,鱼是不是怕了你,所以藏着?”

啊?

九命张口结舌。

“肯定是这样。”泡泡看看天,这雨下了一个下午,眼看就要停了,要是再抓不住鱼,可没办法给卢悦弄十八烧了,“你先上岸,我再摸摸。”

“……”

九命看看天,又看看卢悦,无奈爬上岸,“要是抓不到,一定是你的问题,你是火精灵,水火相克,听雨鱼怕了你。”

“滚蛋吧!”

泡泡压低声音,抓了一把细沙,往他身上扔。

“咯咯咯……”

九命怼成功,一边捂嘴笑,一边爬上岸。

虽然还没抓到传说中的听雨鱼,可是这落水涧,实在太神奇了,要是天天下雨,他一定天天来。

泡泡在水中扑腾,可是不知道,倒了什么霉,就是没见着听雨鱼。

半晌之后,他在九命的催促下,爬上岸,由九命下来抓。

天慢慢暗了下来,可是不论九命和泡泡怎么互换,就是不知道,那在水中透明的听雨鱼在哪。

轰!

睡梦中的卢悦,突然明显感觉到一阵动地山摇,迷糊睁眼。

“坊市又打架了。”

泡泡和九命扒在岸边,远望那不时闪过的剑光和道法波动。

轰!

又是一阵更明显的地动山摇,伴随着上方传下的轰隆隆!

原本平静下来的天空,也凑起了大地的热闹,突然打起了炸雷,清醒过来的卢悦心中一跳。

她是能够役雷的修士,虽然看不见,可是那雷力在坊市那边汇聚,很不对呢。

“糟了,泡泡九命,快,带我去坊市。”

跳起来的卢悦突然记起,蓝灵修了雷宗的《天劫》古谱,现在这样,一定是她跟人打起来了。

那家伙是个怕事的,哪怕树叶吹来,都怕打到头上,轻易不会把自己暴露在危险之下,现在这样,一定是天蝠朝她动手了。

联系到刚刚的地动山摇,卢悦的脸色都变了。

她突然很是害怕,天蝠方面这么长时间都没动手,现在突然朝蓝灵那些人去,一定还有后招。

就像渥河之战一般,那个背后出谋划策的赢四,不出手则罢,一出手定将见血。

泡泡和九命被她的样子吓住,顾不得拿岸上的法衣,三个人就那么风风火火地冲了出去。

……

叮叮叮咚~叮咚~~

仙盟驻地,淹没在呼呼狂风和急骤的琴音里,才在隔壁天音阁,要与总部联系的八莱和观澜,急急破开九转幻阵,冲出时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见到的一切。

明光大会上回来未久的蓝灵几个,个个身上带伤,蓝灵用音罩苦苦撑着,而倒在他们身前的,是仙盟的执事。

“家爵!家爵……!”

八莱疯了一般冲进后院,都顾不上那狂风是绝辅。

“朝小辈们动手,绝辅,你也就这点本事。”

观澜仙子大怒,想也未想地挡在蓝灵等人的前面连劈数剑,“有本事我们来。”

“哈哈哈,当我不敢?”

绝辅要的就是这个结果,只可惜,低估了人族小天才们的手段,低估了仙盟执事不惜死,也要先护他们的心。把和赢四苦心商量拖延时间的九转幻阵浪费了,“你有本事,那就来吧!”

他如旋风一般,掠起十几个奄奄一息的仙盟执事,冲出早就破坏了护罩的坊市。

“拂璃,帮我看着蓝灵他们。”

急急追出时,观澜仙子朝与殷晔斗到一处的拂璃喊了一嗓子。

事情紧急,虽然知道再等个几十息,慈航斋方面就会有援军过来,可观澜仙子真的做不到,眼睁睁地看着自家人被绝辅掠走。

而八莱那里,她放弃了指靠,空气中有严家爵仙婴散开的气息,不管死没死,八莱现在的所有心神,一定都在爱孙身上。

观澜仙子在外域战场,常与域外馋风交手,倒是不憷绝辅,紧紧跟在他的身后。

离此不过的传送阵上,光芒闪烁,纪长明和谷令则的身影,在几闪之间稳了下来。猫咪网站官网最新地址,猫咪最新破解版资源在线